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申晴翊勇的博客

人生最精彩的不是实现梦想的瞬间,而是坚持梦想的过程!

 
 
 

日志

 
 
关于我

刚懂事的我恰逢大跃进,大食堂、砸锅炼钢小高炉,文革的目睹者、受害者。 1971年赴北京军区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四师34团四连,内蒙伊克昭盟碱柜的戈壁沙地历练我成长,滔滔黄河咆哮声灌凌我的听觉,一段历史的见证者。勤劳、执着、好学是我的人生轨迹……

网易考拉推荐

内蒙情 碱柜梦  

2012-02-25 20:29:12|  分类: 战友文章载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情系内蒙 梦绕碱柜

内蒙情 碱柜梦 - 申晴翊勇 - 申晴翊勇的博客

 2010年9月11日,由上海兵程如华、张嘉玲、张品华、郑福兴、姚国荣为代表的组委会筹备组,召集了上海、呼市、唐山、包头、南京、天津、集宁、深圳、等各地战友,相聚在黄浦江畔,为2011.9.16碱柜34团战友40周年大聚会演绎了漂亮的前奏曲,40年前消瘦幼稚无暇的脸庞,而今40年后两鬓苍白,体态富贵而成熟。战友见面时激动人心的时刻真是太短暂了,谁也顾不上问现在的工作啦,家庭生活,儿女前途等,最简单的介绍就是姓和名。如果时间能够再允许延续那该多好啊!

旧照片的编制纪念册、光碟留下永恒的怀念。八年兵团生活包含着我们在那个年代艰苦的生活,创业的艰辛和忍耐锤炼了我们。

难忘1971年9月13日,亲人的离别,我就失去了家庭幸福和亲人的关爱,十七岁的我从此就独立人生,扎根边疆,保卫边疆,建设边疆的兵团战士。谁说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

人人都渴望幸福,但又恐惧它的短暂,人人都害怕不幸,但不幸能让人不断希望。

9月16日下午到碱柜车站下车,迎来的是铺天盖地的沙尘暴,许多人痛哭流涕,天空灰黄色沙尘迎面扑打着我的脸,下雨似的滴滴泥沙,视线模糊的看不见周围的一切,耳边听到淅淅沥沥的声响,脚下松软的沙土不断流进我的鞋子。

恶劣的大自然啊!我第一次领略到你强大的威力,可怕的这一击使我没任何阅历的头脑感到了震惊,想到、看到,我所知,所见,所感,像不解的梦幻……

我被分到34团4连,在蜿蜒戈壁大漠方向行走,大约二个时辰左右,前面两排队伍呼喊着“欢迎!欢迎!热烈欢迎上海战友!”是连队老战友迎接我们,这就是我们的连队驻地,用荆笆片搭建的像迷宫造型的房子,里面什么家具和床都没有,在沙土中铺上被子,新的生活开始了。

塞外的风啊!黄河的浪,新兵入伍教育,杨水站开挖,开渠奋战,连队造房建设的展开,盐碱地科研班试验田——水稻、蔬菜,植树很快融入进去。

弹指一挥间,杨水站突击向“五一”献礼,我们排分三班倒,五排早晨四点钟到中午十二点钟,挖土阶梯式的一层层反倒上来,手里铁锹不停传上一层,层层叠叠传递沙土,一刻不停好像矿山出煤的输送机,漫天的沙土也像流星雨一样飞洒在脸上身上,这么巨大的工程就凭兵团战士的双手,连续不断重复动作,上百上千……手上血泡染红了铁锹的木柄,谁也顾不上疼痛,也无法计算出挖了,传递了多少立方的土,推土机的作用在于平地,,坑很深,挖坑全凭着兵团战士体力和双手,汗水湿透了衣衫,我也竭尽全力,精疲力竭,疲倦、劳累……我病倒了,高烧39°C,白血球升高,浑身疼痛骨架像是散了架似的,昏睡在床上,疾病缠身无奈想家,想亲人,而我当时唯一的精神支柱是一本叫《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一书。整整七天,寒热退了,可坐骨神经又发作,打B12也不见好转,于是团部让我去海勃湾师部看病,我和王雅芳一起去师部的路上,我提议我们先去银川把,我的人生规划很简单,就是要游玩祖国山川河流,在班里,我自己制作的小煤油灯,以小说《牛虻》革命烈士诗抄等等的书籍为伴,我有了出去看病的机会就像去银川,银川毛纺厂找到了当时火车同行认识上海支边的老工人,一面之交认出了我并招待我们晚饭,有鱼有肉还有大米饭,安排一间宿舍给我们两住下,并叮咛我们不管谁叫门都不要开,我和王雅芳刚睡下,就有人敲门,原来就是那位老人,将我们带到一个四合院,里面有三间房,主人是无锡人,为我们安排了房间,屋子里一张5 尺大床,上面干干净净铺着两条崭新的丝绸断面被子,完全是南方人风格,犹如家里般的舒适,整洁,我们俩更是欢喜雀跃,感激万分,无锡人的方言和沪语差不多,所以感到特别亲切和温馨,我们俩美美的一觉醒来,主人和那位老人早已准备好早点等待着我们。吃饱了,喝足了才依依不舍的离开了他们。至今都记忆由新的经历,那份情谊让我永记心头。

我们俩饱览了银川的风格,又在当地的商店买了毛线之类的踏上了渤海湾就医的路程。火车到站已经是深夜11:30,去师部招待所的马路上,突然旁边树下有人向我们投掷石头,“快走!”脚下有一块石头被仍了过来,我俩心里害怕极了,三步并两步,刚想快走,忽然后面有人说话,我们停了下来,呀!竟然是上海口音……无比危险地时刻竟然听到了家乡的口音,这真是……激动!兴奋!充斥着这个脑袋

“你们是哪里人?”

“上海浦东的”

“怎么这么晚在这儿?”

“我们是34团4连的兵团战士来师部看病的”

“我们是上海慰访团的,是慰问上海知青和兵团战士的,和我们一起去师部吧!”

其中带队的是一位长征干部,姓柴,对我们亲戚和蔼,并且带领着我们去招待说,安排了宿舍,宿舍里其中一只叠铺床上堆满的书,都是赠送给知青的,慰访人员问长问短,千叮咛万嘱咐,要我们注意炉子,煤气,保暖。我和王雅芳千里之外得到这样的关爱和温暖也特别的高兴。离开时,慰访团又赠送给我们许多的书让我们带走。

如果不来师部就不知道还有上海慰访团这支专为上海知青营造的队伍,若在连队就什么也不会知道了。

苦中也乐。

黄河边盐碱试验田种水稻,田间灌溉时我们班的任务,抽水机日夜响个不停,铁锹是相伴我成长的主要劳动工具,我手拿铁锹经常徘徊在田间的田梗上,盐碱田水稻插秧以后要保持沙土中常有水,因为沙土渗水特别多,我们付出的劳力也特别强,一次次,一天天我总能听到水稻里的“啪啪”声,我心里害怕,是蛇?田鼠?日子久了也就听惯了,但这个谜团总想去揭开,我迈进稻田,随着声响走了进去。哇!哈哈……原来有鱼,兴奋喜悦让我顾不上脸上身上溅满了泥水,捉着了几条鱼回班里烧鱼的感觉真是美极了,美味佳肴在这个地方真是难得呀!

欣喜的我无意之中大自然还会给我这样的快乐。七月中午的大漠天气特别的闷热,阳光折射像火盆一样,我头顶艳阳的光照汗流浃背,突然,几声清脆的小鸟声,惊讶的发现了黄河岸边叫“骆驼刺”的草丛中停着一只小鸟在纳凉,栖息,手中的铁锹情不自禁地扑打下去,哈哈!真的捉着了,我得到一只肯定不愿放弃第二只,顺着“骆驼刺”的草丛挨着去找,功夫不负有心人,竟如愿以偿接连捉到三只小鸟,可爱可怜的小鸟给我又一次成为餐桌上的美味,至次今日,我永远留念那一刻。

生命的可贵需要自己不断补充养分,体格体能靠我们坚强的毅力和忍耐,温室里是育不出开放不败的花朵,疾风之中才会体现劲草的顽强。八年的兵团生涯是我最可贵的财富。青春的付出,体格的检验。

 

 

四连上海兵:施欲敏

2011年9月

  评论这张
 
阅读(444)|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