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申晴翊勇的博客

人生最精彩的不是实现梦想的瞬间,而是坚持梦想的过程!

 
 
 

日志

 
 
关于我

刚懂事的我恰逢大跃进,大食堂、砸锅炼钢小高炉,文革的目睹者、受害者。 1971年赴北京军区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四师34团四连,内蒙伊克昭盟碱柜的戈壁沙地历练我成长,滔滔黄河咆哮声灌凌我的听觉,一段历史的见证者。勤劳、执着、好学是我的人生轨迹……

网易考拉推荐

奋斗一辈子 童自荣竟然“蜗居”  

2012-04-04 06:52:41|  分类: 社会 人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奋斗一辈子 童自荣竟然“蜗居”


奋斗一辈子 童自荣竟然“蜗居” - 申晴翊勇 - 申晴翊勇的博客
图说:配音演员童自荣。

有一说一:别让演员收入跟贡献开玩笑
文/彭志强


随着好莱坞最新大片《玩具总动员3》在中国上映,退休6年的“佐罗”童自荣重回观众视线。这些年,童自荣配音角色由“佐罗”变成了“胡迪警长”,我依然感慨:还是那个不老的声音!仅仅听声辨人,总会遭遇尴尬,这是一个善意的欺骗。因为人老声音不老,快70高龄的老牌配音演员童自荣那美妙动听的声音依然很年轻。
加上老艺术家秦怡晚景悲惨的新闻见诸报端,于是产生了调查老牌配音演员生活现状的强烈念头。派记者去上海摸底调查以后,内心之鼓七上八下:同样是大牌演员,他们收入为何低到令人无法相信的地步?
就在月初,本报才做了关于演员高片酬毒瘤危害影视剧生存链的调查报道,一部《手机》主演陈道明片酬就高达790万,但是广受观众喜爱的老牌配音演员童自荣为好莱坞大片《玩具总动员3》配音收入居然不到千元。
更让人心酸的是,在30多年的配音生涯中,童自荣为《佐罗》《茜茜公主》《黑郁金香》等多部有影响力和美誉度的译制片贡献美妙的声音,至今却因为收入不高,和老伴“蜗居”在30平方米的小屋里。想着陈道明、陈宝国、李幼斌等大牌演员一部片酬就高达几百万收入,我只能感叹:这是梦想在跟现实开玩笑。
作为演员,都有一个共同的梦想:获得观众认可。配音演员童自荣和陈道明、陈宝国、李幼斌等大牌演员一样,无疑都是观众喜爱的演员。虽然表演方式有些不同,但是何至于收入反差这么大?
对于这个收入差距,童自荣表示,演员比较辛苦有差距可以理解,但差距太大了,“这个悬殊无法想象”。
这是童老的无奈之言。因为收入高低不是配音演员能左右的。这又涉及一个成本和票房分配问题。论功行赏,成龙、周星驰、陈道明等大牌演员拍戏辛苦立下头功,理当重赏。但像童自荣、石班瑜这些用声音表演的艺术家,对电影功不可没,也应该根据市场反响适当重奖。否则天平一旦倾斜到不能承受之重,靠众人推舟的影视产品这个集体参与的游戏就没法玩了。
想想周星驰御用配音石班瑜。“啊哈!I服了U(我服了你)!”、“对不起,我走先!”这些经典台词听着就能想到“喜剧之王”周星驰,可这明明是台湾资深配音员石班瑜打造出来的听觉氛围影响力。如果这些台词由周星驰那椒盐普通话说出来,还那么经典吗?至少不会让观众产生那么巨大的笑果。
事实上,周星驰近几年电影出得少,石班瑜不能饿肚子等配音,最近只好改行当导游了。
梦想跟现实开玩笑,显然笑不出来。
收入跟贡献开玩笑,无疑人走茶凉。
因为生存决定一切!

奋斗一辈子 “老佐罗”童自荣竟然“蜗居”上海50年
近日在上海接受成都商报独家专访透露中国配音演员生活窘迫现状,为好莱坞大片配音不到千元。

2004年,著名配音演员童自荣从上海电影译制厂(以下简称上译厂)正式退休,六年过去了,有关童自荣的消息并不多,甚至网上还一度传出他去世的消息,这位“老佐罗”的生活现状如何?是否还在还坚守他钟爱的配音事业?带着这些问题,本报记者来到童自荣家中……
“我特别在乎观众的评价,我都快70岁了,大家还还牵挂着佐罗,我真的很高兴……” 身着干净的白衬衫,手持一把黄色的折扇,记者面前的童自荣温文尔雅,说到激动之处,童自荣的声音突然变得高亢起来,这不正是大银幕上那个身穿黑衣,脸带面罩的潇洒剑客——“佐罗”吗?谈到自己喜欢的配音工作,童自荣神采飞扬、滔滔不绝;说到自己看不惯的人和事,童自荣直来直去,甚至会破口大骂……童自荣号称拥有上海滩最华丽的声线,但这华丽的背后也给他带来不少的烦恼和无奈。

记者探访
惊讶:夫妻俩“蜗居”30平米的小屋
童自荣家在上海闹市区——淮海中路一幢连排旧式民居楼,一旁是一栋豪华的电梯公寓,童家居住的这幢小楼至少有七八十年的历史,共有三层,童自荣住在二楼,在童自荣的引导下,我们来到他的家中,“家里空间太小了,你们凑合着坐吧。”童自荣告诉记者,房子是父辈留下来的,客厅和卧室分别只有15平方米,厨房在一楼和其他几户各用一角,童自荣告诉记者,这间30平米的小屋,他和妻子住了足足有50年,人数最的时候住过六个人,“我的父母,还有两个孩子住在一起,只有打地铺了。”
“我现在跟很多人一样,哪怕我再有名气,我也买不起啊。”看到记者很惊讶,童自荣这样解释。童家的面积虽小,却十分干净,地板擦很亮,家里的摆设井井有条,童自荣说,虽然是老房子,但住习惯了,老房子也有老房子的好处,“在市中心,出门比较方便,这个位置也比较清静。”
老牌收音机、电视机、破旧的沙发……童家的一套红木桌椅用了差不多30年,而童自荣平常最喜欢坐的那把藤椅也差不多快40年了,坐在藤椅上,童自荣语气平静地说,“我们都这个年纪了,能省则省就省吧。”

生活现状:

人老了,一些毛病就冒出来了
2004年,童自荣从上海电影译制厂正式退休,退休后和退休前有什么区别呢?童自荣直言,“按照一般的理解退休了就完全放松了,休闲了,养老了,我觉得这只是一部分,毫无疑问,应当有一部分的,我自己都有切身的感受,年过60岁,一年年老起来了,身体状况一些毛病就冒出来了,嗓子状态也会发生变化,比较容易发生疲劳,不经用,该服老的还是应该服老……”
按照童自荣的理解,演员退休后就会有两种倾向:一种是彻底放弃,机会全部给年轻人,“让年轻人接班是对的,但适当参与工作,不单是事业上的需要,对观众的培育有好处。”另一种倾向就是“霸”在原来的位子上,“年轻人你呆着去吧,哪怕六十多岁了银幕还是我的,这更不合适。以上两种倾向都应该好好思考。我退休后也经常在思考,这两个方面我都没做好,年轻人中普遍存在精神信仰的缺失,现在年轻人不大讲理想了,有时候也难怪他们。”
童自荣说自己是一个闲不下来的人,“继续我在语言艺术上的追求,能够有这个想法,能够做到是很幸福的事。很多老年人其实有很多想法,但一般感到心有余而力不足,就没法实现了,这挺可惜的。我最大的爱好就是配音,我恐怕永远不会放弃,特别是外国电影的配音,塑造角色是我永远的爱好。”
另外,令童自荣担心的是,退休后的这几年他的新作品很少,“观众希望能听到我塑造的新角色。所以我必须工作,其他时间从事社会活动,朗诵啊等,这就自由多了。”说着说着,童自荣指了指桌子上那台老式的收音机,“空了就听听新闻,广播剧,我喜欢听一些老名家的沪剧,年轻演员跟老的简直没法比。”

收入窘迫:

为《玩具总动员》配音不到一千元
在30多年的配音生涯中,童自荣为《佐罗》《茜茜公主》《黑郁金香》等1000多部译制片贡献出了美妙的声音。他王子般的漂亮嗓音曾风靡一时,童自荣回忆,当时就有女粉丝把拥有“佐罗”的声音作为择偶的重要条件。
退休后的这几年,童自荣也没有闲着,
最近一次配音是为正在热映的好莱坞大片《玩具总动员》配音,“我配的是胡迪警长,但是是老化了的胡迪警长,因为前两部是我配的,第三部他们希望还是我。”为好莱坞大片《玩具总动员》配音,童自荣的片酬却少得可怜,“上译厂待遇勉强能维持生活,配音演员一向待遇偏低,现在配主要角色能拿一千就不错了,大概600到800。为《玩具总动员》这样的好莱坞大片配音,当然也不例外。”说着说着,童自荣激动起来,边说边张开双手比划,“现在要演一部电视剧,弄不好几万一集,有的大腕几十万,听说李幼斌二十五万一集,这个悬殊无法想象。”
对于配音演员和电视剧演员的收入差距,童自荣表示,演员比较辛苦有差距可以理解,“但差距太大了,我们现在生活靠退休金,每月几千块钱。在上海能做什么事情,水果都买不起,有一阵子蔬菜都买不起,苹果最普通的,好的水果都六块钱一斤。”
独家对话童自荣
回忆:阿兰·德隆让我保护好嗓子
谈到如何喜欢上配音时,童自荣一脸幸福地回忆,“我中学时看了很多外国电影,渐渐被他们(配音演员)的配音所感染,慢慢痴迷了,于是就有了这样的理想,一辈子就想做一个配音演员!”1973年,童自荣终于进入上海电影译制厂工作,跑了5年龙套之后,开始担任主要角色,童自荣非常感慨地说:“我觉得能跟那些艺术大师们一起工作,做我最喜欢的工作,我感到非常的满足。后来我配了《佐罗》,得到了社会的认可、大众的喜欢,又是我的满足。我觉得此生足矣,其他名和利啊,都是次要的。这跟我这样特殊的经历有关,经历过那种期盼之后,能踏入电影译制厂,圆了我这个梦,我已经觉得非常幸福了。”
回味配音的黄金时代,童自荣特别怀念上海译制片厂的老厂长陈叙一,“他常跟我们说,翻译要有味,配音要传神。从本子创作,到配音,都要经过他的把关,这样权威性的领军人物保证了配音的质量。”童自荣无限感慨地说,《简爱》《王子复仇记》《音乐之声》等一批经典译制片,以及邱岳峰、毕克等众多至今让人怀念的声音,就是由此诞生的。“没有这样懂戏又懂翻译的前辈指导年轻人进步,这是许多年轻人在成长的过程中很无奈、困惑的地方。”
  童自荣与“佐罗”的扮演者阿兰·德龙有过两次谋面,一次阿兰·德龙来上海做生意,上译厂邀请他到厂里参观,并放了由童自荣担纲配音的《佐罗》和《黑郁金香》片段,“阿兰·德龙声音很粗犷,但他对我的声音比较认可,还让我保护好嗓子,他还说,我的电影在中国放都有你来配。我最欣赏的是他身上作为艺术家的那种傲气,他脾气很大,在艺术上决不妥协。”当记者问童自荣现在和阿兰·德龙有无联络时,童自荣淡淡地笑了笑,摇着头说,“现在有没有任何联系,他是明星类型的,跟我完全两回事,我们是工作关系,他脾气很大的,稍微不合他意,他会翻脸。”
非常无奈:
与丁建华乔榛的矛盾不可调和
2003年11月,一篇名为《一个著名配音演员的遭遇》的帖子在网上迅速传播,把乔榛、丁建华和童自荣这3位中国最著名配音演员之间的“矛盾”曝光,该贴直指上海电影译制片厂长乔榛和配音演员丁建华被指共同“迫害”童自荣,事后,乔榛、丁建华两位当事人主动现身与童自荣口舌交锋,在社会上引起轩然大波。
当再次提及此事,童自荣面色凝重,突然间变得沉默起来,低声回答,“这事说也说不清楚,我们的矛盾肯定是存在的,否则网上也不会那么说,而且观众牵挂我,说我四年了,怎么没有一个主要角色,这是人才的浪费啊,这挺荒唐的……”说到这里,童自荣稍微停顿了一下,接着说,“四年没有主要角色,我担心我的艺术功力会退步,我一再强调我个人微不足道,我痛心的是我们这支配音队伍,有形无形的流失了,给我们厂里造成重大的损失。”童自荣坚持认为,他和丁建华、乔榛之间的矛盾本来不应该发展到那么严重的地步,“在矛盾刚刚开始的时候,处理好嘛,大家坐下来好好谈嘛,到底有什么问题谈到桌面上,非得捅到媒体上。”
童自荣表示,“有些事情我真的很无奈,我们厂里的重大矛盾没有解决,我乔榛、丁建华不可能同台参加一些活动,他们不愿意我也不愿意,有一次重庆的一个朗诵会叫了丁建华,我去了后才知道,在台上他读他的,我读我的,我坚决不给他说一句话,(我们今后)不可能在一个戏里合作。(他们那时应该想想)网上为什么这么说,那么多人在说,他们又是声明什么的,你们应当好好清醒……”

有些遗憾:

上译厂可能会名存实亡
说起上译厂的现状,童自荣眉头紧锁,言语中充满了失落和担忧,“令我苦恼的是咱们就再也找不到像邱岳峰这样的(配音演员),有那样的特殊的音色,观众那么喜欢他,我不甘心找不到,但事实上找不到……”
童自荣认为,上译厂如今的颓败和掌门人有很大关系,“老厂长懂戏,让我们佩服,,戏的质量得到完全保证,不单本子是他亲自挑选,他还亲自挑选演员,现在这样内行的领导物色不到,上译厂这个独特的品牌,太有特色了,我自己都这样认为,上译厂这个牌子可能会倒下,名存实亡。童自荣还遗憾地说,“有一次,苏秀老前辈在文章说上译厂欣欣向荣的景象她再也看不到了,我想我也看不到了。”
据童自荣介绍,上译厂年轻其实有一些年轻的配音演员,但他们没有出类拔萃的表现,“现在的大环境对配音并不像以前那样有旺盛的需求,现在大家看字幕了,这令我很失落。”童自荣解释说,从配音角度来讲,配音可以帮助观众理解影片的剧情,“这样来看,配音是有存在需要的,中国配音网就很关注老演员,因此配音艺术有好好搞的必要。”
今后打算:

明年推出自传附送配音作品
童自荣还向记者透露,他正在着手写一本自传,计划明年推出,这本书不仅会有自己的配音经历,还将附两张DVD,“包括《佐罗》《黑郁金香》等最精彩的作品片段会合到这两张DVD中,观众可以一边读一边看,这可能很容易引起影迷们的情感共鸣,现在怀旧也是一种时尚,十八九岁、二十来岁的观众可能都不知道《佐罗》了。这本书主要想给年轻的朋友看,他们对我们上译厂从前的作品不太熟悉啊。”
“我特别希望年轻人能够知道在这个世界上还有这样一种好东西……上译厂那些老前辈有那么多经典作品,这些都可以给他们带来很多很多艺术享受和生活的快乐,让他们痴迷、陶醉,而且百听不厌!”说到激动之处,童自荣又张开双手比划了起来,“我希望年轻的朋友通过各种方式接近这些作品,但是现在不太有机会了,以前放电影,现在要么电视里头放,要么DVD放一些经典的作品,我希望他们找来看一看,我相信他们不会后悔的。”
作为配音演员,嗓子的保护至关重要,说起保护嗓子的秘诀,童自荣笑着说,“其实没有怎么保护,我患有慢性咽炎,烟酒不沾,一定要注意休息,假如觉得嗓子不舒服就死死睡上一觉,第二天嗓子就会比较有弹性。”
童自荣说,其实自己的性格和“佐罗”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就是声张正义,我最反对明哲保身,有事情不敢站出来说话的(人),我可能会不计后果,我的信念是为了工作,不为个人,为了工作必须站出来说,这和佐罗比较吻合。”童自荣表示,这种性格可能会给工作带来不必要的麻烦,“我已经受到这些麻烦的困扰,有些领导肯定会不喜欢你。”
童自荣的一双儿女都是海归,“孩子们长大了,没住在一起。绿卡也不想拿,愿意回来就回来吧。”童自荣说,虽然退休了,但每天都过得很充实,“看看报纸,时间总感觉不够用,要为孩子们操心,家里也想改造一下,这都需要花时间,你看墙剥落了…… ”

有一说一:

娱乐节目主持人废话太多
童自荣之前配音的角色大多富有正义感,虽然已难过六十,童自荣还想尝试新的角色,“我现在想配坏道骨子里的角色,比如西门庆这样的,但这很不好配,表面上要很风流,有观众说,假如我配西门庆,我们会爱上他,假如我配出来是这个效果就不对了。” 说完后,童自荣哈哈大笑。
童自荣称,他很少接商业广告,“我要非常谨慎,广告是来钱,但是我要保护我塑造的美好形象,唐国强演了个诸葛亮,第二天就穿个内衣在公交车上招摇过市,(演员)应该多为观众考虑为,我不反对广告,但得非常谨慎。”
现在很多影视作品流行“港台腔”,对此,童自荣也有自己看法,“老艺术家们已经给我们留下一个人品榜样,艺术追求的榜样,老前辈给我们的不应当改变,我们普通话这样优美,这样有味道,没必要去模仿(港台腔)。”童自荣表示,他不反感一些大片启用明星配音,“用明星为了便于炒作宣传,引起大家注意产生广告效应,尤其是动画片,这可以理解,但应该有选择,不应该哗众取宠,全部用明星也许不合适,有时候效果会适得其反。”对于当下的娱乐节目,童自荣表示不太喜欢,“娱乐至死,我们上了年纪的人对这个现象很无奈,主持人废话太多了。”

  评论这张
 
阅读(214)|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