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申晴翊勇的博客

人生最精彩的不是实现梦想的瞬间,而是坚持梦想的过程!

 
 
 

日志

 
 
关于我

刚懂事的我恰逢大跃进,大食堂、砸锅炼钢小高炉,文革的目睹者、受害者。 1971年赴北京军区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四师34团四连,内蒙伊克昭盟碱柜的戈壁沙地历练我成长,滔滔黄河咆哮声灌凌我的听觉,一段历史的见证者。勤劳、执着、好学是我的人生轨迹……

网易考拉推荐

救救孩子  

2012-05-21 06:20:54|  分类: 社会 人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拔剑四顾《救救孩子》

       前些时候至于此些时候甚至于后些时候,有两个“著名”人物,会较多的被人们所谈说。一个是药家鑫,还有一个,是虽“著名”而我却并不知其名的“汪某”。药家鑫是西安音乐学院大三的学生,由撞人转而凶残杀人。事件传扬出来之后,人心都很愤慨。因为没有就判,似乎给结局留有些悬念,于是就使得这事情远还没有完。而“汪某”案的发生是在前不久,四月一号的晚上。我确乎还没有遇见过舆论完全一边倒的事情,虽这样的“令人发指”之案,一大片的詈骂声中,也仍有不少的别样的叫音在。怪诞突兀的旁辩与自解自不必说,而慈悯的人叹其幼年多受压逼,虑及家教;有深心者更想及现今之教育体系,以小见大,以个推众,到最后又是“应试教育”惹的祸;更有愤世家痛斥社会,说是靡乱社会出靡乱人,根底还在于这万恶的社会。

       是呵,怎么能不怪这社会呢?这又是怎样的一个社会呵!贪腐横行,强权遍地,满处尽是黑暗,个个都正迷乱,没有信心,没有信任,没有信仰。而崩溃者自崩溃,纠缠者自纠缠,设立者又自设立。这社会像个无量幽深无量宽广的大酱缸,它的底色是黑的,即便偶有三两个想要清白者、想要变革者,最后也究竟被它淹没。这样的酱缸之中,谁人身上可能不沾染这黑色?

       然而,是黑色社会生出黑色样人,还是黑色人们组成泛着黑色的社会?这问题看似简单,其实还有深意在。“社会”这东西,并非是随着宇宙的生成就在那里的。它是物种为更好的生存与发展而逐渐形成,它是同种生物在对抗大自然甚而至于要改变大自然时的组合。但社会并不等于每个人的简单相加。1+1=2,是只在死静的事物里才可能,而在运行不息的活动中间,一能生二,二能生三,而三生万物。一个平时正常的人加一次偶然的事件,会演成一场“惊世震俗”的闹剧;几个大学生的舍身义举加上几个当事与旁人的冷漠或残酷,可以变成令大半个中国阵痛的悲剧。所以,社会是由无量数的个人所组成,但社会又并不等于每一个人的相加。但是,我仍然要说,不要再把责任推给社会。因为,社会虽不等于每一个人的简单相加,但社会却是由每一个人的相加而得来。所以,根底不是在于社会,“我”是一切的根源。

       传说,释迦牟尼出世第一句话是:“天上天下,唯我独尊”。但这“我”字,并不是单指的释迦牟尼自己,而是指“我们”中的每一个人。这句话的正确理解应该是:众生平等,每人都有自己的因果,不为别物所弄。释迦牟尼从不自封为神或主,他将他的觉悟、成就及造诣,完全归功于自己的努力与才智。他还告示众生:一个人的吉凶祸福、成败荣辱,决定于自己的行为之善恶与努力与否。没一个人可以提拔“我”上天堂,也没一个人可以把“我”推入地狱。赞美与讴歌不能离苦得乐,只有脚踏实地去修心养性,才能使自己的人格净化、升华,使自己享受到心安理得的快乐。一个真正的人,不能依赖父母一辈子;不能被动或半被动的被教育一辈子;不能被这“万恶的社会”主宰一辈子。所以,我说:不要再把责任推给社会;不要再把责任推给教育;不要再把责任推给父母。天下的父母已经为子女担待的太多;一切的“教育”所承载的期望也太重;而这社会,这泛着黑色的大酱缸,也早经太黑、太臭,再不要把一丝的罪恶与肮脏丢进去。

       然而,不推给就够了么?这社会,这泛着黑色的大酱缸,早经太黑、太臭,即便现在开始不再推给与添加,它也仍是太黑、太臭。我们自己犯了罪,即便有“好汉做事好汉当”的勇毅,自己将这罪名担下来,但这社会仍然会愈加加重黑气与臭气。我们纵有主观上的不推给的意愿,客观的行为却仍然在荼毒着这个社会体,使得它愈加的泛黑与发臭。

       但我们可以从现在开始,从不推给开始。开始不再把责任推给父母、教育以及社会,而是“首在审己,也须度人,比较既周,爰生自觉”。从而自觉到自己或他人对罪行所应当的责任,自觉到我们作为一个人的责任,立己立人,人立而后凡事举。这样,倘国人之自觉至,至于个性张,而沙聚之邦,由是转为人国。这一个的大酱缸,是如此之庞大以及幽深,单凭我们一己之力,又怎能轻易改变。其实,“说难不难,说易不易”。社会虽不等于每一个人的简单相加,但社会却是由每一个人的相加而得来。只要我们从现在开始,自觉到自己的一切以往的或现有的或将有的罪恶,统统将它们一件件的驱走;只要我们从现在开始,观照自心,管住这一个“我”。

       以往的无量数年里,社会一直被加添着这样的黑气与臭气,我们各各生在其中,无从反抗,都是可怜人;时至今日,也仍然上着历史和数目的无意识的圈套,做了无主名的牺牲。但到了现在,我们要发愿:要自己和别人,都纯洁聪明勇猛向上。要除去虚伪的脸谱,看清自己以及别人的一切罪恶。要除去世上害己害人的昏迷和和强暴。我们到了现在,还要发愿:要除去自己一切的罪恶。要除去自己以及别人的制造并赏玩他人苦痛的昏迷和强暴。我们还要发愿:要人类都受正当的幸福。四千年来时时显着黑色发着臭气的地方,今天才明白,我也在其中混了多年。我未必有意无意之中,不加添了这社会的黑气与臭气,……
       有了四千年黑臭履历的社会,当初虽然不知道,现在明白,难见真的人!没有给这社会加添过黑臭气的孩子,或者还有?救救孩子……

  评论这张
 
阅读(8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